近期新高考相关话题网络舆情监测分析报告

广州舆情监控系统 广州舆情监测软件公司

近期新高考相关话题网络舆情监测分析报告

2024年5月17日 舆情监测行业新闻 0

一、舆情概述
距离2024年高考还有不到一个月,备考已进入“冲刺期”,今年起,黑龙江、甘肃、吉林、安徽、江西、贵州、广西等省份,作为第四批新高考改革省份,将开始首届“新高考”,实行“3+1+2”模式,即3门全国统一考试科目和3门选择性考试科目,其中全国统一考试科目为语文、数学、外语(含笔试和听力)3门,不再分文理科。选择性考试科目由考生从物理和历史2门首选科目中任选1门,从思想政治、地理、化学、生物学4门再选科目中任选2门,考生的文化总成绩满分为750分。根据实施方案,高考考试时间由之前的2天调整为3天,考试安排在6月7日至9日举行。
近期,“新高考”相关话题的讨论量明显增加,检索发现,2024年4月至今全网涉“新高考”“3+1+2”“高考加分”“强基计划”等关键词的信息逾30万条,鉴于历年来涉高考舆情多发高发,本篇报告将通过梳理各地“新高考”变化及舆论场中涉高考相关舆情,对“新高考”问题及其可能存在的舆情风险进行分析研判,以供参考。
二、各地高考新变化
(一)甘肃:普通类招生不再区分一本、二本
甘肃省作为第四批新高考改革省份,今年6月,将迎来高考综合改革实行后的首届高考。考试科目、考试成绩构成等均有调整。2024年甘肃省高考普通类分别设置本科提前批、本科批、高职(专科)提前批、高职(专科)批四个批次,每个批次下各设置若干段次。艺术类、体育类分别设置本科提前批、本科批、高职(专科)批三个批次,每个批次下各设置若干段次。其中,普通类不再区分一本、二本。
此外,高考志愿设置也有调整。改革前,高考志愿以“院校”为单位进行设置,考生可选择填报1个院校代码下的所有专业,专业调剂在该院校代码下的所有专业内进行。改革后,高考志愿以“院校专业组”为单位进行设置,1个院校代码下设置若干专业组,考生可选择填报院校专业组内所有专业,专业调剂仅在该专业组内进行。
(二)2024河南高考5大变化
变化1.加分政策有变:相比以往,少数民族加分(5分)项目取消,侨眷、港澳同胞及其眷属考生加分分值由10分调减为5分。变化2.艺术类本科A段、B段合并:今年,考生必须要有校考合格证才能报考艺术本科提前批,艺术本科提前批设置1个院校志愿和4个专业志愿,不再设专业组。艺术本科批和专科批依旧实行平行志愿,但各设置35个志愿。变化3.军队院校招生设35个志愿:2024年,本科提前批的军队院校招生实行平行志愿,“1个院校+1个专业”为1个志愿,设35个志愿,不设专业调剂志愿。变化4.体育类志愿数量增加:2024年,体育类专业各批次均实行平行志愿,“1个院校+1个专业”为1个志愿,每批设置的志愿数量,由去年的12个增加至35个,不设专业调剂志愿。变化5.高水平艺术团招生取消:2024年特殊类型招生志愿,由原来的“高校专项计划、高水平艺术团、高水平运动队”3类,变为“高校专项计划和高水平运动2类,高水平艺术团招生取消”。
(三)2024年北京艺考新变化
5月8日,北京市2024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工作规定出炉。与2023年相比,2024年本科提前批艺术类志愿的A段和B段均有调整。其中,艺术类A段由2个志愿调整为1个志愿;B段不再分美术类和非美术类,直接增加至20个志愿。取得多个专业科类(方向)合格成绩的考生可以兼报其他科类(方向)。
此外,从2024年起,北京市全面实施美术与设计类、音乐类、舞蹈类、播音与主持类、表(导)演类、书法类等艺术类统考。艺术史论、艺术管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戏剧学、电影学、戏剧影视文学、广播电视编导、影视技术等艺术类普通本科专业,数字广播电视技术、影视编导、全媒体新闻采编与制作等艺术类高职本科专业,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化、广播影视节目制作、数字广播电视技术、影视编导、新闻采编与制作、影视制片管理、影视多媒体技术、影视照明技术与艺术、音像技术、融媒体技术与运营、网络直播与运营、传播与策划、全媒体广告策划与营销等艺术类高职专科专业,不再使用专业考试成绩,直接依据考生高考文化课成绩,安排在本科普通批或专科(高职)普通批,择优录取。
三、舆论聚焦
(一)媒体报道
从新闻呈现数量变化中可以看出,近期舆论场上“新高考话题”的新闻呈现数量逐日增加,梳理来看,主流媒体报道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普及或解读高考招生新变化相关内容,如光明网:《多地首次迎来“新高考”!有这些新变化》、央广网:《关注河南高考新变化 2024年高招政策五大变化》、北京日报:《北京2024年高招规定出炉 艺术类志愿设置有调整》等。
二是聚焦报考人数,如澎湃新闻:《江西首次迎来新高考,今年全省共64.21万名考生报名》、北晚在线:《多地公布2024高考报名人数》、搜狐网《历史最高,2024年高考人数1353万!如何破局?》等。
三是关注各地高考工作启动情况,如央广网:《江西省2024年“高考直通车”活动启动》、观澜新闻:《2024年甘肃省高考考场编排完成,首次采用“卷动人不动”方式》、九派新闻:《高考倒计时30天,多省份首迎新高考,各地开展考试安全工作》;华声在线《倒计时一个月,湖南2024年高考工作全面启动》等。
四是关注各高校今年招生情况,如新华网:《2024高考情报局|中国人民大学:新增中国古典学、大数据管理与应用两个本科培养专业》《2024高考情报局|北京理工大学:矢志强国 硬核高飞 打造珠海校区拔尖创新人才培养新高地》等。
五是领导调研各地备考情况,如华声在线:《王洪灿调研指导安仁县2024年高考备考工作》、黄河新闻:《兴县2024年高考慰问暨备考工作座谈会召开》等。
(二)网民观点
“新高考”话题引发舆论广泛关注,形成微博热搜话题#高考倒计时#(阅读量28.6亿,讨论量327.6万)、#河南高考少数民族加分取消#(阅读量4620万,讨论量8871)、#江苏高考实行3加1加2模式#(阅读量2178.6万,讨论量1157)、#江西将迎首次新高考#(阅读量97.5万,讨论量70),对网民言论进行聚类分析,大致观点如下:
一是关注加分政策,对河南高考少数民族加分取消表示支持,希望高考政策越来越公平。相关评论如“这样是对的,要不少数民族户籍人口越来越多”“早该如此!尤其是宁夏、贵州这样的地方,同样语言,同样教育,同校就读,同班学习,却因民族不同人为分作三六九等,中考加分,高考加分,甚至公务员考试都加分,妥妥的逆向歧视,反向淘汰,早该取消!大赞河南,走出了非常重要的一步”“关于取消少数民族加分,社会舆论普遍表示支持,无可否认,这是进一步推进高考公平之举。考虑到各地教育发展的不均衡,我国应有补偿公平的政策规定,但补偿公平不适宜简单按考生身份进行,而应结合地区的教育发展情况而论”等。
二是吐槽“3+1+2”模式,对2024年新高考模式表示担忧。相关评论如“昨天才说考二卷 怎么不等我死了再说 一直以为考一卷”“我也这样的,虽然成绩一般,但算总分能一本的,算语数外只能二本,考那么多A也没啥用”“还有那种偏科贼严重的,理科数学物理化学贼好,但是英语语文倒数的,只算语数外坑死,白瞎了物理化学双A+”“是这样的,选拔语数外人才的畸形选拔方式,导致理科生物理水平很差在大学里就显露出来”等。
三是针对志愿填报方面的变化展开讨论,表达其重要性。相关评论如“真没想到居然可以填这么多志愿,真是太棒了”“我觉得这样子的变化对于考生来说还是挺好的”“可以填报35个志愿,我觉得这也是挺好的,多了机会”等。
四是聚焦报考人数,延伸讨论就业问题。相关评论如“卷中卷中卷”“注意这个数字,也是待业人口,我们有没有准备这么多岗位”“认识身边的七八个去年毕业的小孩,只有一个找到工作,剩下的都考研,根本找不到工作”等。
五是关联讨论山东河南等省份教育资源差,高考难,内卷严重,抨击教育不公平。相关评论如“不同省份之间,高考的竞争差异就太大了,山东、河南、河北这些省份的孩子,考个二本也不容易呀”“教育资源本来就不平等”等。
四、综合分析研判
(一)高考招生变化关注度高,舆情炒作风险突出
高考类信息自带热度,关注度高,一方面近年来相关部门大力规范和减少高考加分项目,然而,地方性加分项目仍不同程度存在,如具有河北省户籍的农村独生子女考生增加10分高考投档,也有诸如河南高考少数民族取消加分项目等“减分”政策。此类现象具有明显的地域性,未来不排除舆论吐槽高考加分政策的公平性和公正性问题,也不排除由此引发的恶性竞争和腐败现象,舆情炒作风险突出。另一方面多所高校持续推进强基计划、专项计划等拔尖创新人才选拔培养工作,向有学科特长的学生提供破格入围资格,如中山大学破格录取单科成绩符合数学≥140分或物理100分(新高考省份)或理综≥280分(传统高考省份)的学生等,此类破格入围考核的规定符合教育部文件精神,但不排除一些舆论因误读误解而吐槽强基计划、专项计划等招生工作,如造成考生专攻单一学科而忽略全面性成长等问题,挤占重点高校招生名额。
(二)突发舆情引爆舆论热点,不利于舆论管控
历年来,受天气、交通、设备及其他各类因素影响,高考期间或会出现恶劣天气影响出行、听力设备故障、交通堵塞等问题,此类问题不仅会影响考生发挥,也会引起广大网民的质疑和声讨,甚至会被无良媒体用来炒作,带起舆论节奏,破坏舆论场秩序。根据往年热点舆情来看,高考期间,极端恶性事故风险性高,恶意报复社会、学生自杀、重大安全事故等舆情事件敏感度高,在高考期间若发生此类重大负面舆情事件,会迅速传播至全国范围,甚至引发境外媒体争相报道,舆情发酵风险高,导致舆论场混乱,不利于舆论管控。
(三)高考违法乱纪行为频发,教育公平或再被热议
高考公平一直是全社会共同捍卫的底线,冒名顶替、招生黑幕、篡改学籍等舆情事件频频被爆料于网络,教育公平话题热度不断增高,随着2024年高考将近,“湖北荆州考生报警称自己的高考志愿被其他人篡改”“山西省某考生被中国刑事警察学院警犬技术专业录取后疑似被篡改”等敏感事件或将会被自媒体用来炒作,再次引发网民对高考公平的讨论。近年来国家相关部门对相关问题给予了高度重视并严厉打击,相关事件发生可能性减弱,但是口罩夹层摄像头、高清智能眼镜、中性笔暗藏显示屏等伪装成日常用品及文具的新型高考作弊工具层出不穷,高考作弊事件屡禁不止,2024年,高考作弊事件依旧是舆论关注重点之一,一旦出现相关信息,或引发网民激烈讨论,若不及时对问题进行回应,恐对相关部门产生一定负面影响。
(四)涉考诈骗高发期或引发维权,扰乱舆论场秩序
每年高考前后都是涉考谣言及诈骗案件的高发期,诈骗套路花样层出,如神押题、提前查分、预测分数线等均为不法分子及机构炒作牟利的主要噱头,以所谓的内部指标、线下招录、预留名额等名义实施诈骗行为也屡禁不止,尽管公安部门、教育部门等多部门多次宣传强调,但每年依旧有考生及家长上当受骗。此类负面舆情不仅带来了负面社会影响,也会导致部分受害群众急于挽回损失,选择网络维权,用掀起舆论话题的方式向公安等相关部门施压,扰乱舆论场秩序。
(五)“升学率”“就业率”等泛化话题,恐滋扰教育生态
高考通常被视为中国教育体制的瑰宝,系青年学生未来进入大学和事业成功的破门石,“升学率”“就业率”因此也备受社会广泛关注。综合来看,一方面,高考前后,舆论场上涉及“升学”“就业”等泛化话题炒作现象颇多,贩卖“高考焦虑”行为依然存在,不利于扭转当前社会唯分数论、唯成绩论的不良教育观,严重干扰教育生态健康发展。另一方面,当前就业环境依然复杂严峻,高校毕业生尤其是职校生群体还面临较大的就业压力,其所学行业与当前社会大背景、薪资水平等存在一定差距,需警惕有舆论借此抨击我国教育体系,炒作教育成本与就业资源或薪资待遇匹配度低、“读书无用论”等议题。

五、总结
随着高考逐步临近,在媒体的多方“造势”下,紧张氛围逐步拉满。除不断增长的报考人数,还有各地第一年新高考模式的“陌生感”,都给2024年高考各地考生与地区工作带来一定压力。舆论对政府信息发布的要求也会越来越高,相关部门应高度重视相关工作,回应民众期待,此外,相关部门也应强化舆情风险的研判能力,降低相关负面舆情对社会产生的冲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