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新野县3岁男童被狗咬伤18天后死亡事件网络舆情监测分析报告

广州舆情监控系统 广州舆情监测软件公司

河南新野县3岁男童被狗咬伤18天后死亡事件网络舆情监测分析报告

2024年5月17日 舆情监测行业新闻 0

近期,河南省南阳市新野县一3岁男童被狗咬伤后不幸去世事件引发舆论关注及热议。男童母亲在视频平台连续更新事件进展,据悉,事发时间为2024年4月21日下午6时许,男童玩耍时被突然跑出来的“哈士奇”攻击咬成重伤,随后前往医院就医;5月1日,男童经过治疗后出院,状态正常;5月7日,男童突发高烧、昏迷症状;5月8日,送往南阳市妇幼保健院的ICU,医护人员再次进行抢救;5月9日凌晨,男童无法自主呼吸,在转往郑州市人民医院治疗的途中抢救无效死亡。
事情曝光后,迅速引发各方传播。当地政府5月15日通过媒体采访回应:1.公安部门已介入,并提级调查;2.上岗村村干部回应已经将情况汇报到乡里,计划通过民政部门申请补助给到受害家庭;3.南阳市疾控中心回应家属质疑“医院诊疗不规范导致狂犬病病毒未被中和清除”问题,已成立调查组,调查医院在处置这起医疗事件中是否存在违规行为;4.上岗村村干部处称目前咬人的恶犬已被打死,但狗主人仍未找到,警方正在调查中。
一、舆情传播情况
截至5月16日16时,本次事件全网传播11万余条,在新浪微博、抖音、今日头条等平台累计形成40余次热搜话题,其中微博和抖音平台的大部分热搜话题都是出现在同城榜。全国热搜榜来看,微博话题#河南3岁男童被恶犬咬伤18天后离世#,阅读量1.1亿,讨论3.7万,互动24.3万,热搜榜最高位置第2位;#咬伤3岁男童恶犬已被打死#阅读量1亿,讨论1.1万,互动7.5万,热搜榜最高位置第4位。#男童被狗咬伤离世医院回应治疗不规范质疑#,阅读量1447万,讨论7072次,互动6.4万,热搜榜最高位置第29位;百度话题“3岁男童被恶犬咬伤离世 母亲发声”,登上热榜,最高位置第1位。
(一)主要传播渠道
从下图来看,网媒和微博是信息主要传播渠道,近八成信息发布于该两平台。其中,网媒渠道占比43.26%,以今日头条平台为主;微博渠道占比32.77%,以普通用户发文为主,约一成信息发布于大V账号;短视频渠道占比19.66%,以抖音平台为主。其余信息分布在客户端(APP)、微信、论坛等渠道,但占比略低。
媒体传播方面,约有12家央级媒体发布99篇报道,如光明日报、人民日报、中国新闻网、央广网等;112家省级媒体发布601篇报道,如澎湃新闻、鲁中晨报、紫牛新闻、楚天都市报、新京报等;92家地市媒体发布244篇报道,如杭州日报、半岛网、深圳晚报、红星新闻等。

图1 信息传播平台占比图
(二)信息传播趋势
整体来看,本次舆情从5月14日开始发酵,此时“新京报我们视频”、观察者网等媒体账号关注到舆情,并致电当地政府证实事件。5月15日6时事件开始升温,此时主要在微博平台传播,主要与转载上述媒体报道事件内容有关,并且形成话题标签。15日11时达到传播峰值,此时,网媒平台是主要传播渠道,主要与各级媒体介入有关。
随后舆情热度以波动态势下降,但目前仍保持一小时百余条信息的新增态势。当前当地政府已回应表态,但暂时没有发布调查结果,狗主人情况暂不得知,再叠加男童家属维权意愿较高,初步研判本次舆情后续将出现长尾效应,甚至热度回温情况。

图2 信息传播走势图
(三)舆论词云图
从下图来看,“恶犬”是核心传播词汇,词频1.38万次,与其他词汇形成断层式传播;“狗主人”关键词词频3388次,反映出舆论的关注焦点;“牵绳”、“疫苗”、“流浪狗”等词汇传播一千余次,主要与舆论讨论犬只管理及狂犬疫苗治疗有关。

图3 传播词云图
二、舆论焦点
(一)关注后续调查,舆论认为官方应该明确本次事件责任方
“狗主人”是谁、是否找到是当前舆论关注焦点,多家媒体在报道中会提及进展“至今未找到狗主”。此外,部分媒体由此讨论事件追责,认为官方应有一个明确说法,如光明网报道《男童被狗咬伤去世 母亲:孩子是一路艰辛才有的,一定要有个说法》、中国新闻周刊发布《3岁男孩被狗咬伤身亡谁该担责》内容中,均引用律师观点,认为若是后续未找到饲养人,地方应研判恶犬活动的场所安全保障义务人是否尽到义务,如该狗长期在该村庄流浪,那么村委会未采取避免侵入、驱逐等措施,村委会亦需承担一部分过错赔偿责任。另一种情况是,如该狗有投喂人,长期、经常性投喂,投喂人也会被视为“饲养人”或“管理人”,需负狗主人同样的法律责任。
网民方面,一是讨论谁应该为此负责,部分声音发布“人命不如狗命”的情绪化发言,评论如“狗命大于人命,到处是乱串的够猫没人管”“谁的狗咬人谁担责”“无绳狗,你说谁担责?”“中国能做到全民脱贫,把个该死的狗患就管不了吗?”二是对当地没有查到狗主人的说法表示质疑,如“应该是知道主人是谁,没人敢讲”“找不到主人就是个笑话”“想管的时候,分分钟就找到了,不想管时,睁着大眼也看不到”;三是认为当前基层人员扑杀犬只容易陷入执法窘境,如“保安打狗会被网暴,不打狗则和本文类似,会被要求负责”。
(二)讨论犬只管理,舆论认为农村地区管理乱象需予以重视
恶犬伤人事件发生后,再次引发网民对犬只管理的讨论。该类声音声量较大,主要有以下几方面:
一是针对爱狗人士、动物保护协会发表情绪化言论,部分声音认为需要加强流浪狗管理。该类声音主要是网民账号发布,情绪较为偏激。评论如“扑杀无主、散养猫狗,有人反对就强制他们接收”“呼吁爱护宠物的人士呢?呼吁保护流浪动物的明星呢? 现在怎么屁都不放一声!”“流浪狗散养狗对人的攻击性太强,尤其是对小孩,该整治了”“为了人民的生命安全,建议将流浪犬集中统一管理。”“严惩凶手,严厉处置无人看管的流浪狗疯狗,不要每次出事了才有作为”。
二是认为不栓绳或成恶犬伤人最大诱因,媒体表示应当提高处罚力度。大河网评论“拴牢恶犬须用法治之绳”,认为必须完善相关法律法规,进一步强化犬只源头及末端治理等内容。三联生活周刊发布话题“避免恶犬咬人我们还要走多少步,我们缺的不只是狗链是一整套科学系统”,认为我国当前对动物问题重视度有待加强,为了缓解养犬人群法律意识淡薄、执行单位积极性低和执法粗暴问题,认为政府可以提高养育成本或者处罚力度,提高门槛;引进第三方民间组织或企业来承担养犬管理的部分职能(借鉴香港做法)。部分网民也认为“养狗上税,办狗牌定期年检,狗牌未年检罚款,不牵绳扣分,未佩戴狗牌的狗一律按流浪狗无害化处理,举报者有奖”“强烈要求家养犬只必须植入芯片,进行主人识别和信息记录,流浪犬只由城管和动物协会进行定期清理、集中和寻找收养。”
三是关注到事发农村地区,部分媒体认为农村犬只管理不该成为盲区。新民周刊先后发布《3岁男童被狗咬后18天离世,一句“流浪狗”结束了?》、《男童被狗咬离世暴露农村狗患隐忧》内容,提及部分城市犬只管理政策都明确适用范围为“实行城市管理的地区”,但农村地区犬只不拴绳、不戴嘴套等行为更加突出。此外,新民周刊还提及预防狂犬病等重要作用相关药品资源存在“下沉”不足情况,本次舆情中上港乡医疗机构并没有狂犬病免疫球蛋白。
(三)聚焦接种狂犬疫苗后仍死亡,部分声音质疑疫苗无效或医院接种规范性
一方面是媒体报道中提及男童家属观点,其母亲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中称,质疑医院诊疗不规范导致狂犬病毒未被中和清除,随后海报新闻、山西晚报、金羊网等媒体跟进转发。此外,上观新闻、每日经济新闻等媒体报道标题中突出“或为当地25年来首例狂犬病免疫失败”要素,如上观新闻刊文《被狗咬伤18天后,3岁男童离世!或为当地25年来首例狂犬病免疫失败,疾控介入调查》。
另一方面是网民方面的质疑声音,围绕在疫苗有效性和医院规范性两方面。评论如“应该审核医院的治疗方案是否有过失或不规范!”“为什么及时处理了,打了疫苗还会死亡?”“这基本证明 疫苗 抗体蛋白是假的…”“为什么打疫苗了,也会恶化的?都已经打三针了,应该都有效的,疫苗有问题吗?”。随后有部分网民跟评解释“男童伤口在头部,更容易发病”。
(四)普及狂犬病暴露预防处置工作规范
在出现以上第三点质疑声音后,主流媒体及医院专家相继发生科普相关知识,如光明网发布《3岁男童被恶犬咬伤打了疫苗仍离世!被狗咬伤究竟应该怎么办?医生提醒》,央广网发布《男童被狗咬伤打了疫苗仍离世,专家:头部受伤狂犬病更容易发病》,其中南京市第二医院汤山分院急诊科副主任蒋学友解释,目前首次暴露后的狂犬病疫苗接种有两种程序,按标准打完才能产生足够抗体。并辟谣网传“十日观察法”并不可取,建议公众一定要按照流程接种完疫苗。微信公众号“CDC疾控人”也发布《河南3岁男童被恶犬咬伤18天不幸离世——警示:规范化处置到底多重要!》文章,转载国家疾控局2023年9月发布的《狂犬病暴露预防处置工作规范(2023年版)》内容。
三、综合研判
(一)涉犬只咬人舆情趋向复杂,凸显治理困境
近年来,涉犬只伤人事件愈加复杂化,如四川崇州市一起烈性犬咬伤两岁女童,引发舆论关注城市禁养犬名单问题;山东济南一男子炫耀市中心饲养烈性犬事件,引发舆论关注基层执法和养育门槛问题;湖南一10岁男童遭阿拉斯加咬伤事件,澎湃新闻也提及农村犬只管理问题。归纳来看,该类现象趋向复杂的背后,是涉及到不同群体之间的矛盾,如饲养者和被咬者的纠纷处置、犬只管理者权责、动保圈的舆论攻势等。而这些暴露出的背后治理困境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长期管理方面,暴露出犬只管理投入的资源、犬只管理的规范性、犬只管理方面的法律支撑等治理难点,事件发生后,舆论总是会诟病地方政府日常不作为。二是短期治理方面,在每次涉犬只伤人舆情中,都会掀起关于犬只管理、治理的呼吁声音,但随着相关工作开展后,基层执法又会滋生新的舆情,典型事件如去年崇州2岁女童被恶犬撕咬事件引起的“治犬”冲突风波,基层扑狗、杀狗行为又引发动物保护群体的质疑,认为“一刀切”、“执法粗暴”。三是流浪狗管理方面,部分网络势力会过度渲染煽动“流浪狗被驱逐死亡”“虐狗”等个案,宣称“流浪狗不应当被连坐”的观点,甚至发酵为极端攻击声音,加剧舆论场撕裂态势,导致社会共识难以凝聚。
(二)事件显露涉犬舆情新要素,引起多方讨论
从网民观点来看,本次舆情本身触及两类涉犬舆情的新方向。一是“处理能力”话题新增狂犬疫苗治疗方向。其他事件的处理方面基本上围绕“犬只管理”话题,而本次事件出现“狂犬病疫苗效果”要素,引发舆论讨论狂犬病疫苗治疗效果、狂犬病暴露规范化处置、农村地区相关药品资源储备等问题,甚至部分网民质疑医院操作规范及疫苗有效性问题,可能会引发小范围恐慌,甚至被有心人士借以炒作“疫苗无用”的风险。二是“犬类风险”话题再提农村地区管理方向。部分媒体此次再次指出农村地区“恶犬伤人”现象,认为农村地区“散养”惯性更强,但法律法规方面,却忽略了这一领域的规范。而相较于其他发生在城市的犬只伤人舆情,舆论对农村地区犬只伤人事件更加恐慌、情绪更加激烈。同时,由于农村“散养”现象突出,咬人狗到底是不是“流浪狗”的界定存在模糊空间,一方面再次激发舆论场极端攻击声音,要求“扑杀流浪狗”“统一管理”等,另一方面关联基层政府管理形象,部分舆论质疑当地政府日常监管失职,应当作为流浪狗伤人的责任方。以上变化均增加了地方政府处置的复杂性,难以消解负面声音。
(三)舆论负面情绪强,当地处置效果被“打折”
在事件曝光后,当地村政府及时上报舆情,并计划通过民政部门申请补助给受害家庭,公安部门也提级调查,疾控中心也针对家属质疑问题成立调查组,从舆情突发角度来看,处置较为妥当。但由于事情曝光与实际发生存在时间差,而家属维权意愿较高,其中个别描述对冲了官方处置效果,如“现在问谁都问不出来,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没人敢承认,也没人说”“4月21日报警,事发当天,村里有三个地方的监控都拍到了涉事的狗。但之前的时间,派出所称此狗没有在监控中出现过”等。因此,在负面情绪的冲击下,当地目前的处置效果被“打折”。
四、舆情总结
结合其他涉犬只伤人舆情来看,该话题长期存在于舆论场,且风险较高,容易出现“带节奏”、炒作对立的现象,而且当前舆情传播更加复杂,不同立场群体频频产生争论,地方政府及执法单位业更容易被推到舆论场的风口浪尖,要面临被抹黑、被质问的局面。这背后反映出的都是涉犬只管理舆论场的撕裂和分化,对此,各地政府应不断完善城市和农村的犬只管理条例,转变工作方式及思想,逐步消除公众对执法单位的抵触心理;执法机关也应坚持规范化执法,接到公众报警的个案,也应在法律框架内积极、稳妥解决,切勿有“和稀泥”的心理,放任隐患存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